自闭症谱系

Rehabilitation case

7个月,蜕变丨从只会说叠字,到弹唱《小星星》

Rehabilitation case

2021年6月25日,康语中南校区的老师为入校干预7个月的月月进行离校评估,其综合发育商从两个多月前的94.3分提升至110.3分,达到了康语的离校标准(76分)。


从去年5月孩子被幼儿园老师反馈“有问题”,随后在南通市妇幼保健院被确诊“全面发育迟缓,疑似孤独症”,到如今从康复机构毕业,成功重返幼儿园,月月的妈妈记述了这一年的康复历程。


以下是月月妈妈的自述:


月月是2016年6月出生的,现在已经五周岁了。在去年5月以前,她都是由奶奶照看长大,我在另一个地方做生意,我们基本上一周见一次。奶奶开店,忙起来的时候常常顾不上孩子,孩子自己也无聊,没有玩伴的时候就一整天玩手机看电视。


一直到4岁,月月的语言能力都比较一般,只会说两个字的叠字。起初,我归结为是家里的语言环境比较复杂(我和月月说普通话,爷爷奶奶和她说南通话,我和我妈说浙江话),所以就和家里达成共识,尽量都用普通话和孩子交流。


没想到的是,说话晚和慢只是我们发现的问题,月月的幼儿园老师发现了更多“不对劲”。


【她老是坐不住,喜欢在教室里跑来跑去】

【没有规则感,上课会突然大笑】

【没有性别概念,分不清男孩女孩】

【不懂大小,也没有输赢的概念】

【下楼梯时两只脚不是交替下去】


当老师把这一条条列给我听后,我一下就慌了,因为这些异常表现都已不能用“她还小”来做自我安慰了。缓过劲后,我和爱人带月月到南通的妇幼保健院做了一系列检查,最后医生开出的诊断证明上写着:全面发育迟缓,疑似孤独症。


薄薄的一张纸上,每个字我都认识,又感觉是那么陌生。


我身边就有朋友家的孩子是孤独症,真的是眼睁睁看着她在孩子确诊后“整个人都垮了”,心神交瘁。虽然月月的诊断书上还有“疑似”两个字的前缀,但我光是想象那百分之一的可能都觉得无力至极。


现在社会,大家都不缺钱,孩子才是一个家庭全部的希望,有个带点缺陷的孩子,感觉望不到头了。


害怕、担忧、悲伤是一个人面对疾病的本能反应,但振作精神、不抛弃不放弃、用心陪护、温柔鼓励才是一个母亲会做、应做之事。


短暂消沉后,我们听从医生的建议,开始打听适合月月的康复机构,紧接着在一家知名度很高的机构报了六个月的启智和感统课程,与此同时,在医院里也报了一个感统课,以及一周三次的脑电波治疗。


现在想起来,那时候真的就是病急乱投医,以至于孩子累,我们也累,康复也收效甚微。



图片

月月在接受脑电波治疗



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,一个朋友找到了我,问我知道康语吗?她的孩子比月月大一岁多,会说话,但认知不行,在康语干预一个月后进步非常明显,她建议我带月月去看看。


于是去年刚过双十一,我就带月月到了康语校区。第一次见面,咨询老师先给她做了详细的测评——注意力维持时间很短,存在畏难的情绪,53个月的孩子,整体语言水平才33个月,大运动的能力42个月左右,认知能力在27个月,跟同龄孩子差距悬殊。


最后,老师建议我们先报三个月的课程,1节启智1节感统2节言语,后续看孩子情况再加感统和启智课。


就这样,月月开始了在康语的康复干预课程。她很喜欢上课,对老师的指令也很配合,这一点让我们省了不少心。



图片




自从发现月月的问题后,我几乎腾空自己个人以及做生意的时间,开始全心全意陪伴她。


每天的行程都很满,尤其是每周一、三、五,下午一点半就要到医院上半小时课和20分钟的脑电波治疗,紧接着三点二十“赶场”到康语上课,偶尔遇上堵车或停车不顺利还有可能会迟到。


晚上回到家后,我还要挤时间看相关方面的书,一边学一边实践,遇到困扰的地方就在康语的家校群里请教老师。


老师们耐心且知无不言,能感受到他们既在帮助孩子,也在辅导我们家长提升干预技能。


譬如月月的抽象理解能力很差,在她的认知里,没有大小的概念。她理解不了上课的是小桌子,我们吃饭时候用的大桌子也是桌子。为了教会她大小的概念,机构老师就和我配合用卡片、食物,一点点分解动作、泛化类别,最终花了半个月时间把她教会。


月月的进步在日积月累的干预和练习中越发明显。今年过完年,她好像突然开窍了一般,话变多了,也不再像之前两个字两个字地蹦,已经能够完整地说一个句子,还有了仿说的意识,达到了康语言语口肌班的毕业标准,让我倍感欣慰。


除此之外,月月的的对视和安坐能力都有明显的进步,认知上除了“时间”这种比较抽象的概念还容易混淆,其他常规如颜色、大小都基本没问题。


6月25日,月月刚过完5周岁的生日,康语的老师给她做0-6岁儿童发育评估,综合发育商得分是110.3分,达到了在康语毕业离校的水平!



图片


月月离校评估结果



从康语毕业后,月月顺利重返幼儿园课堂。为了不让她再无聊到去看电视玩手机,我们给她报了一个吉他班,意外的,她都能跟得上老师的节奏,并且记忆力非常好,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,现在她不看谱都会弹奏《小星星》。


短短7个月,月月从刚入校莽撞的像个小狮子的样子,变成如今爱唱爱笑,会粘着我喊“妈妈我要买可乐”“妈妈我要来康语上感统课”,简直像换了一个人。她现在能正常的交流,社交能力也趋于正常,已经看不出“孤独症”的痕迹。


回想起这一段时光,每一步都走的胆战心惊,庆幸的是,每一步我们都恰好走出来了。


作为一个过来人,我想跟其他家长说,如果发现孩子跟同龄的孩子有明显差距,一定要及时去医院做全面的检查。


以目前的科学和医疗水平,孤独症在孩子一岁多就能基本被确认,而就算孩子被确诊也不要急着绝望,要相信事在人为!带孩子找靠谱的康复机构去做干预,科学、系统地学习,越早干预,效果越好!做父母的一定要摆正心态,积极地行动,这样才能给孩子一个明朗的未来。


要相信,我们的孩子只是比普通的孩子落后一段时间而已,人生是一场持久的耐力赛,我们有漫长时光,何必去争这一朝一夕?